安泰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安泰小说 > 邵誉风沈水清小说 > 第70章 先说出占据先机

第70章 先说出占据先机

枫儿与桂嬷嬷两人都停下了推搡推拉的手,纷纷在门边了整理好了方才被弄乱的发丝,才又一前一后走进里屋。

枫儿照旧走在最前面,绕过屏风走到沈淇的床前,不待沈淇问话便跪了下去:“扰了主子休息,请主子责罚。”

桂嬷嬷随即跟在枫儿后面也走到了床前,不过她却没有抱歉的意思,只道:“既然世子夫人让我进来说话,枫儿姑娘便先回避吧。”

枫儿无奈抬头看向沈淇,见沈淇也点头示意她出去,枫儿无奈,又瞥了桂嬷嬷一眼,站起便退出了里屋。

直到屋门再次被关上,桂嬷嬷已经确定枫儿离开听不见二人谈话之后,她才又重新打量起沈淇来。从沈淇病危以来,她还从未得到机会如此近距离地请安过。

可眼前这个宛如木偶,已经失去了所有斗志的女人,一时让桂嬷嬷心中打起了退堂鼓。

“世子夫人您知道老身为何会愿意投奔您?”

桂嬷嬷没有说执意求见为了什么,反而故意问了一个不太相关的话题。

沈淇此时身子依旧很虚,她不愿意把开口的精力浪费在这般无聊的事情上,她缓慢地眨了眨眼睛,示意桂嬷嬷继续说下去她在听。

“或许您会以为是您开了个不错的价钱,而老身也正好缺银子。”桂嬷嬷又缓缓开了口,“有这个原因没错,但更多却是因为您日后定是侯府主母,是侯府翻云覆雨的人物!可您如今这个样子,实不相瞒,老身突然开始后悔跟错了人。”

“跟一个永不再有机会生育的世子夫人,可不是跟错了人?”说着,沈淇不自觉又抚上了小腹,一股子酸意涌上了心头。

“可您不觉得好奇吗?”

桂嬷嬷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丝毫笑话与怜悯。

“月子没坐稳的时候滑胎在内院女子中极其常见,可哪有您这般地狱走一趟般失了半条命?”

沈淇看桂嬷嬷这表情,若说是桂嬷嬷心中有疑在向她求证,还不如说是肯定了其中问题,而暗示其中有诈!

“嬷嬷您是知道什么吗?”沈淇立即问道。

“别的老身不清楚,但是大夫人刚嫁进侯府同样也做世子夫人的时候,她地位还不稳,为了不让通房的孩子生在前面,以免长子与嫡子之间分裂二人生出尴尬来,那时候老身常奉命给通房灌药让其滑胎,可都没有似世子夫人您这般,除了一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桂嬷嬷特意顿了顿,直到确认沈淇在无比认真地听她说话,她才又继续开了口。

“老身还记得那个通房姓伍,仗着黄鹂般的嗓子便多让侯爷流连了几日便以为身份尊贵得可以上天揽月了,平时其他通房喝了大夫人赏的药后,便自知轻重,绝不会把事情闹大图个不快,可这伍氏却哭着闹着要去侯爷那要说法,见她闹得烦了,大夫人才又命老身去喂了她可夺命的药,一时间,本就虚的身子突然大出血不止,人也昏迷了七八日后,便没能熬过去。”

如此相似的症状,不过是她有幸从死神手中逃脱罢了,沈淇苦笑想。

“桂嬷嬷若是您知晓其中内幕,还不妨直说。”

“那日老身来玉玲珑的时候……”

桂嬷嬷话刚开了个头,屋外便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谁?”被打断的沈淇不悦问道。

“回主子的话,是奴婢。”说话的是枫儿,她推开门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屋里,却隔着屏风并未走进到沈淇跟前,“方才桂嬷嬷在院中放狠话要银子,不给她的话,她说她谁的面子都不顾,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奴婢担心嬷嬷也威胁您打扰您养病,便自作主张,把答应给嬷嬷的那笔银子拿来了。”

“枫儿姑娘当真好时机。”桂嬷嬷立即话里有话地反讽道。

枫儿却没有回应。

如此当着主子的面再闹便显得心虚无理了,枫儿便只是站在原地,等着沈淇的吩咐。

而屋里,也长久地沉默了下去。

沈淇久久盯着桂嬷嬷,终于开了口:“桂嬷嬷你当真有此?”

桂嬷嬷没来得及辩解,便又被枫儿插了话。

“院中许多人都听见了,奴婢不敢这般大胆给大夫人身边伺候了几十年的老嬷嬷泼脏水,还望主子明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