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一朵花的作者白衍泽陆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给你一朵花的作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玄幻言情小说《百妖异闻录》的作者是“花一朵哟”。其中精彩内容是:她是腹黑活泼的女灵师,本领高强心地善良;他是绝色英俊的江湖侠士,表面稳重内心顽皮;他们在一起无论是捉鬼拿妖都各有各的任性;他说:这辈子,我就只独宠你一人…… …

《给你一朵花的作者》精彩章节试读

大燕国建国二十年,秋冬交际,天气渐凉。

在燕国西部有一座古镇,名曰蒲镇。

小小蒲镇,户不过千,人不过万,却享誉燕国,只因此地历代盛产才子高人,无论是科考还是大挑均有不少上榜之人。

或许正是人杰地灵的缘故,哪怕是新旧王权交替,战火纷飞之时这座小镇也未曾被损毁半分。

此刻已是入夜时分,在蒲镇上的一家酒馆之中,却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这家酒馆酿有一名酒,叫做“牡丹酒”。

据称“牡丹酒”的酿造之方已经传承数百年,滋味香醇,誉满天下,附近百姓和过往商客慕名而来,在此推杯换盏,划拳斗酒,一派闹哄哄的景象。

就在这家酒馆的大厅里,一个儒衣老者低着头半趴在桌子上看着坐在自己周围的几个年轻后生,悄悄地压低了声音道:“说起镇子西边的那座牡丹园啊,坊间有着不少关于它的传闻,大家都说在那园中曾经死过许多人,只要是日落之后,误闯进去的人没有一个下场是好的,皆死于非命,且死状特别恐怖。”

说到这里,老者脸上的表情更加神秘,他的对面有两位书生模样的公子,正细细地听着这老者的言语。

一看这两位公子的装束和旁边放着的包裹便知这二人一定是外来客。

其中一位看起来年长些,大约二十岁左右,身体纤瘦,面目清秀,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一双眼睛奕奕有神。

另外一位看起来年纪要小些,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面如冠玉,风神秀逸,一头长发乌黑浓密,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双目精光粲然,气度沉凝稳重。

这两位年轻人听了老者的话,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不以为然的笑容。

儒衣老者见到自己绘声绘色讲的这个故事,居然有年轻后生不相信,便继续压低声音,带着略微惊恐的表情继续往下说:

“更离奇的是这些人死后脸上还有一抹微笑,仿佛正处于美梦之中,无声无息的就在睡梦之中死去了。”

说到这里,老者叹了口气道:“这牡丹园中的尸体抬出来一具又一具,除了路过这里不信邪非要去试试的旅客,平日里,这小镇上没有一个人敢靠近那鬼地方,甚至连提都不敢提起。”

他的话说到这里的时候才发现,原本闹哄哄的大厅里此时已经鸦雀无声,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这里,而许多本地人脸上则是露出了一丝惊惶的神色。

刚才那两位不信传闻的公子中稍微年长一些的叫做陆闻,此刻他手中举着酒杯望着这个儒衣老者,笑着道:“这位老爷子,您这助兴的笑话倒是讲的不错,不过说恐怖故事的功力还需要加强,这种传闻小生的确不信。”

听闻此语,酒馆里一位身体瘦削的店小二急忙上前去,在陆闻耳边低语几句,貌似在形容他嘴中描述的“牡丹园”。

陆闻听完并未回应,倒是将目光放在自己身边年少的同伴白衍泽身上,问道:

“衍泽贤弟,你可相信这个镇上有鬼?”

白衍泽虽然年纪稍微小一点,却冷静自持,透着一丝老成,只见他皱着眉头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听了身边人的问话,便将酒杯放在了桌上,目光炯炯地看向那位老者,认真的回答:“难以置信。”

对于白衍泽的这个回答,陆闻满是赞许,点头继续道:“衍泽贤弟见多识广都不信,我自然更觉荒谬。什么神啊怪啊的,大多不过是一些奸佞小人为了掩人耳目故意为之,这种事情我们可见多了。”

接着,他面色一变,朗声道:“既然……有人要借此兴风作浪,肆意加害于人,今日我们兄弟二人定要为父老乡亲除了此害!”

陆闻此话一出当即引来许多人窃窃私语,接着不少人便放下酒杯结账,陆陆续续离开了酒馆,离开的速度之快竟然如同躲鬼一般。

这才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原本还把酒言欢的众人竟然都散个干干净净,连刚才讲这个故事的老者都仓皇离开了,只剩下这两位公子饮下了杯中的牡丹酒,相视一笑,继而拿起了包裹,出了酒馆就往西去了。

镇西。

一轮残月孤零零地被乌云遮蔽了大半,只留一丝淡淡的光诡异地铺洒在人间。

刺骨的夜风呼啸而过,卷着牡丹园中的残枝落叶,破旧的木窗被吹得“吱呀呀”作响,风从破口处吹进去,发出了“呜呜”的声音,不仔细听还会以为是什么人的幽怨呜咽声。

如此漆黑的夜里加上萧瑟的寒风更给这片寂静的园子添了一丝肃杀。

无边的黑暗中,一盏昏黄的灯光幽幽出现,摇摇晃晃地飘进了牡丹园的大门口,两道残破的黑影被灯光拉长。

借着灯笼的微光看去,这两道身影分明就是刚才酒馆中的陆闻和白衍泽,他们此刻行走在这古怪的牡丹园中,衣衫猎猎作响。

不消一会儿功夫,二位年轻人便没入了牡丹园内。

在牡丹园外的大树上,一双绣鞋悄无声息的落下,竟然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声,来人隐身在枝杈之上和黑夜融为一体,在看到了这两道人影进了园子以后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

此时牡丹园中仍是那副破败和诡异的景象,除了脚踩在枯叶上“嘎巴”作响的碎裂声外,整座院子安静的可怕。

就在陆闻与白衍泽并肩往里走的时候,忽然身后响起了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声。

顿时,陆闻的脚步一滞,他立刻用左手握住剑柄,右手扯了扯白衍泽的袖子,低声地问道:“衍泽,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白衍泽也停下自己的脚步,看了一眼自己的挚友摇摇头:“没有,除了咱们的脚步声就没其他的声音了,这里倒还真的安静得有些奇怪。咱们进内院看看!”

说罢,两人就一前一后相继走进了牡丹园内院,之后此地便消无声息。

片刻之后,那双绣鞋的主人终于从树上跳下来,粉色的衣衫随风扬起,如同一只蝴蝶般翩然落下。

站在牡丹园前,园子里外并无光亮,她默默地在黑暗中站立半响,拿着手里的一个长物便走进了牡丹园的大门。

2.

世上常有鬼神之说,信的人十之八九,真遇到了有的人恭恭敬敬,有的人避而远之,这种应对都算是好的。

剩下的十之一二才最麻烦,非要不信邪。

往往上赶着跑去撩拨厉鬼,最后的下场不是死于非命,就是运气好能够遇上外出的灵师,这才侥幸能捡回一命。

灵师,顾名思义,就是身怀灵力或者灵技的大师,他们大多居于世外,行踪难辨,却有着极为严格的行规。

大燕国皇室每年都要花费巨大物资来供奉国内的几个大灵师,这也是无论哪任皇帝在位都能强盛至今的原因之一。

有的灵师是半路修行,遇到了大机缘能跟着得道高人习得捉妖降魔之术;而有的是自小就具有某些异能,或自我觉醒,或得到指点成就一番作为。

而那双绣鞋的主人——言君怡便是一名灵师。

言君怡自五岁开始伴于师父身边开始学习捉妖术,十余年来伏法于她手中的小妖小鬼已不计其数。

昨日下山前,她和师父打赌要抓个大的回去,可在她跑了一天后,才发现离自己修行的道观近的恶妖厉鬼早已让她抓的差不多了。

为了证明她自诩天下第一女灵师的名讳,也为了能够让师父输的心服口服,她决定走远一些,便来到了这闹鬼出了名的牡丹园,想要会会那个传闻中的厉鬼。

却没有想到,她才刚到牡丹园,就恰好看见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走了进去。

因为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同时为了防止有什么异变,她便没有贸然进去,只是借着轻功攀到树上观察了一会儿情况。

突然,言君怡察觉到了园子里某一处有一阵阴风飘过,这才二话不说赶紧也冲进了园子。

她在黑暗中仍能视物,身形矫捷地直往园内闯去。

才走到内庭,面前的场景突然一变,漆黑的夜色中凭空出现了一处光亮。

光芒照射之处,满园的枯枝败叶竟然犹如得了天上的神水,一瞬之间慢慢恢复生机,卷曲的叶片由黄变绿,舒展开来。

不过才眨眼的功夫,原本断壁残垣萧寂的牡丹园仿佛回到了曾经生机勃勃的样子,渐渐有花苞在叶子之中出现,然后齐齐绽放开来,满园春色。

这景色着实离奇,先不说牡丹花是怎么能在一瞬间由枯槁变得富有生机,现在正是临近冬日,无论如何都不会开花的。

言君怡随即低头默念心法,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面前的一切很快便消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果然是幻象。

言君怡不由嘴角微微上翘,冷笑一声,有幻象出现,那离牡丹园里的鬼魅估计也不远了。

她正愁着该去哪里找先前进园的那两个倒霉鬼,现在好了,这鬼魅肯定会对着那两人出手,刚好能给她指路,还免了她去寻找的工夫。

就在言君怡心中正得意间,却见一个红衣女子凭空出现在这牡丹园里,一双眉目顾盼纷飞,似在张望什么。

言君怡早在进园之前便已在身上贴上了符箓,不但敛去了活人的气味,还悄悄隐蔽了自己的身影。

红衣女子貌似并没有发现她,径直朝着靠北的一间屋子里面飘了进去,看来那两个倒霉鬼就在那里面了。

她看着这名女子进了房间,便也悄悄地跟了上去。

那红衣女子长相不俗,光看背影就能看出她有着何等的倾城之姿,可惜身上怨气浓重。

言君怡一眼就断定这女子一定是闹出那许多人命的罪魁祸首。

看来那些传闻不是假的,牡丹园闹鬼的事件应该都是出自这个红衣女鬼之手。

而且,这女鬼手中的人命多到了惊人的程度,怨气的重重叠加已经让她化成了厉鬼。

凡是逗留人间的厉鬼,往往大多数都有着极大的冤屈,灵师除了收鬼收妖,偶尔还会替鬼魂处理生前未尽之事,这样那些厉鬼才会心甘情愿被灵师收服,走上轮回之路。

“这女鬼长得这么漂亮,说不定那两个倒霉蛋还在高兴吧,这无端来一个艳遇,也难怪那些人死前脸上还露着笑呢。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死前能遇到这么漂亮的女鬼,枉死也能心甘情愿了。”

言君怡心里腹诽着,虽然很不甘愿,但作为灵师,还是要去搭救他们。

“罢了,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都是两命了,遇到两个倒霉蛋快要被厉鬼害了还不出手,以后说起来都要被人笑话,我这个灵师界第一人走出去面上也无光。不管你这女鬼再美艳,今天遇到了我,也算是你倒霉了。”

一边暗忖着,言君怡的目光中闪过一道精光。

虽然眼前一切似乎真是如花美眷穿梭在这曲径通幽的美丽别院,但是在言君怡的眼中不过是一缕幽魂在破败的院子里游荡罢了。

而此时提着灯笼的白衍泽看了一眼身边的好友,不由得裹了裹自己身上的衣服,问道:“陆闻,你有没有觉得进了园子后感觉更冷了?这个地方跟咱们之前去过的似乎有些不一样。”

陆闻经过好友的提醒,也意识到了,这片破败的园子当中似乎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寻常的气氛,但是凭着一股江湖侠客的豪情,他还是摆出了一副十分冷静的样子,对着白衍泽道:

“现在马上就要立冬了,当然比较冷,你看前面有间屋子,我猜那些搞鬼的家伙一定藏在里面,现在咱们就冲进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就算此地真的有女鬼的话,我倒要看看这女鬼是不是长的很漂亮。”

白衍泽听到陆闻轻松的语调,顿时微微一笑,随即与好友一起迈进了眼前的这间房。

当他们刚迈进了屋子,就见到原本破败的屋子顿时变成了另外的一番模样,哪里还有一副衰败的样子?

就连那坍塌的屋顶和门上的裂缝,居然都变成了画栋朱帘、雕梁绣户,眼前分明是一间大户人家的上好房间。

不止如此,耳边还传来了一阵悦耳的丝竹之声,桌上摆满了酒菜杯盏,不远处的香炉中青烟袅袅升起,氤氲着一股浓浓的脂粉之气。

“这是怎么回事?”白衍泽和陆闻两个人惊讶地眨眨眼,却发现眼前的景象并非是幻象,反而在他们身后传来了一声女子娇笑的声音。

点击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