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唐当侯爷小说薛平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我在大唐当侯爷小说》精彩小说


历史古代小说我在大唐当地主是网络作者幻想星空的代表作,主角是薛平。主要讲述了:一觉醒来,薛平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大唐盛世,成为了一个还未成年,却喜欢在街上调戏女孩子的纨绔地主。   既然重活一世,自然要让自己的人生更加精彩些,他开始养护身体、整顿家族,一步一步向着那些只在历史书上出现过的人物靠近。   唐太宗、长孙皇后、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大明宫、文成公主……   大唐风采,这一世,一览无余………

《我在大唐当侯爷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二月初,蓝州。

盖在人身上的被子被拉开了一条缝,被像女人的胳膊一样细长的白色状物拉开,这只手习惯性地抚摸着他的侧面,但是空的,经过一会儿仔细的探索,薛平心道奇怪,目瞪口呆。他的视线被吸引了,他惊呆了,他不禁伸出手揉了揉眼睛。

但是他看到四面草帘悬挂着,从屋顶上掉下来,紧紧地围住了睡觉的地方,就像一个独立的空间,半昏迷的薛平用手臂支撑着坐了起来,在他身体周围响起床垫的声音,他眨眼看着,发现他身下两三英寸厚的垫子。

难怪他总是感到不舒服,显然是席梦思,但如此难受,他还以为他买了假冒伪劣的产品,扭动了腰部和肩膀的骨骼,薛平暗暗喃喃,皱着眉头,思考着这个地方在哪里。

掀开被子站起来,薛平推开帘子,走了出去。这是一间古朴的房子。除了一些小箱子外,没有其他家具。门窗上贴着纱布,窗几明净。太阳照在它上面,投射出许多斑驳的光斑,色彩斑而明亮。

看着房屋的装修风格,突然,薛平感觉很不好,有点迷茫,他不经意地往回望,眼睛落在角落里的化妆镜上,一个模糊的身影闪烁着,他一开始并不在意,突然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他赶快走上前去,仔细地看着镜子,心里突然掀起了风暴。

镜子上有一个清纯英俊的年轻人,大约十五或六十岁,头上扎着头发,略带稚气的脸色苍白,一双眼睛,像黑玉,如同藏在黑暗中,但闪烁着光芒,但他的眼睛有些沉闷和模糊,丝毫没有焦距。

发着呆,薛平伸出手触摸了青铜镜,但发现镜中的人像以相同的方式移动。薛平感到恐惧。当他醒来时,他的外表居然变了个样子。至少要年轻了十岁,他捏了一下大腿,感到疼痛,这不是做梦。

嘶嘶,就像撕纸的声音一样传来,门扇轻轻地被移动了,门打开了,温暖的阳光立刻洒进来,照在薛平的身上,风也从外面进来,穿过门,他看到院落垂下的绿柳枝。

混乱的脚步声从远处移到近处,一个人影从门外投射到房间里,遮住了一部分阳光,略微起眼,薛平抬起头。

一个中年男子穿着棕色的宽袖衣服,头发绑起来,看起来约莫有四十岁左右,男人出现在门前,手里拿着一个罐子,脸庞优美,眼神清澈,大概二十年前,他也是一个英俊的男人。

“郎君醒了。”

这时,伴随着一阵声音,中年男子的脚后跟微微交错着,脱下了鞋子,迅速走过来,安静地跪下,小心地将锅放在接下来的箱子中,然后坐在脚跟上,笔直挺上半身,关切地问:“身体感觉好一些了吗?”

薛平听着,眼睛闪烁着,身体的记忆突然出现,薛平只感觉到他的头裂开,头晕目眩,眼前突然变黑,他的身体摇晃,几乎快要倒地了,他很困惑,不自觉地喃喃地说。“明叔。”

“郎君怎么样?”中年男子有些惊慌。他迅速上前,发现薛平的呼吸稳定,暗中松了一口气,并轻声说道:“你的身体还没有好,需要躺下静养。”

他轻声应好。在薛明的搀扶下,薛平回到垫子上,处于迷茫的状态。他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但他知道自己将一生中再也不会见到以前家人。

仔细盖好被子,薛明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薛平病状没有加重的迹象。取而代之的是,脸上有红润的感觉,就像准备痊愈的症状一样,薛明感到满意,他小心地握住碗,将锅稍微倾斜,浓黄色的油状药液倒入碗中,热气弥漫,散发出强烈的黄莲花味。

“郎君。”薛明轻声说,双手捧着药汤,但心里打着鼓。根据过去的经验看,此时,薛平应该躲在床上并且拒绝饮药。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徐立没有等待薛明的耐心和说服,就喝了一口,薛平伸出了他的瘦手臂,拿了药汤,沿着碗壁轻轻碰了碰嘴唇。浓烈而辛辣的气味使他皱眉。幸运的是,他已经不是恐惧吃药的年龄了,轻轻抬起头部,碗已经触底,只留下了一层粉末残留物。

不过说真的,纯天然草药的味道非常明显,特别是苦涩的黄色花,这使薛平感到非常苦涩。

他的脸上平静地露出了一丝微笑,他缓和了一下。薛明用声音说:“郎君放心,只要您再次服用药汤并且保持更好的状态,就不需要喝了。”

所谓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显然是在哄孩子,薛平下意识地撅着嘴,突然醒悟过来,在别人的眼中,他此刻就是个孩子。

薛明站起来,不知道薛平的想法,笑着说:“郎君,吃了药汤,让我们休息一会儿,然后我会去请大夫再来看你。”

可能是药物发挥了作用。薛平感到他的头有些晕,轻轻地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似乎睡着了。薛明轻轻地走了出来,戴上屐鞋,小心地关住了门,并安静地走开了。

在房间里,薛平睁开眼睛,很久叹了口气,心里很沉重。他哪里有睡意,他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古代中了。

他是地主,拥有数千英亩的土地,有黄金千两。整日无事可做。最大的乐趣是将一堆狗腿带到街上取笑女孩。

不经意间,过去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中流逝,薛平在心中痛苦地微笑着,他从记忆中了解到,也许这就是他一生的回忆。那个男孩也被称为薛平。但是,仍然有成千上万的良田,可以认为是该镇的地主。

有了薛家的资产,他不必担心吃穿住行。整日无事可做。这是正常的。期待已久的梦想即将实现。薛平一点都不开心。连续的死亡,思想和疾病让他一下子经历了,就像掉入另一个世界一样。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

薛平流下了泪。

叹了口气,慢慢冷静下来。毕竟,他不再是一个少年。当然,准确地说,是按晚年的标准,灵魂不算在内,他必须熟悉未成年人的身体。因为古代时衡量成年的标准不是年龄,而是是否成婚或育有孩子。

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些凌乱的念头,疲惫的片刻过去了,他仍在思考。在中国历史上,如果谈论领土,唐朝可能不是最大的,如果谈论武术,唐朝并不是最繁荣的。但是,唐朝的开明,胸襟宽广,浪漫的感情,艳丽的个性影响并征服了四面八方,始终使后代钦佩。

重返传奇般的大唐繁荣是罕见的。如果他不利用机会来看到繁荣,留下自己的痕迹,那是在浪费机会。

唐太宗,长孙皇后,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大明宫,文成公主。

薛平的思想起伏不定,他慢慢进入了梦乡。

2.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薛平基本上就在家里呆了。每天三碗苦药水,他的身体逐渐恢复。看到少主每天都在变好,薛明很高兴,但他不敢放松,薛平就像一个药罐,身体很弱,必须每天服用,自然就就好了,不然病情容易反复。

一个月前,他经历了风吹雨打,中了风寒,请了几位郎中都无济于事。最终,薛明带了几辆马车小心地将薛平运送到蓝州市。请了最负盛名的郎中,经过半个月的诊断,治疗和精心护理,最后将薛平从鬼门关的边缘撤了回来。

当然,现在薛平不是之前的薛平,没有死亡的意愿,积极配合大夫的治疗,按时定量服用药物,身体逐渐好转,但薛明自然不知道,怕是回光返照,迅速请大夫来诊断。

“嗯,脸色红润,脉搏持续跳动,这是身体健康的标志。”在仔细检查了薛平的面部特征,仔细询问情况,然后诊断脉搏后,医生抚摸了倒八眉并自满地微笑:“看来这种药确实有效,我需要记载下来。”

迅速拿起毛笔,沾了墨,拿出一个小册子,它整齐地写了下来。倒八眉大夫说:“如果下次遇到这种情况,就用此药方。”

听大夫说的话,起初他对自己的病情并不了解。考虑到死马当活马医,便他随机开了一张处方。考虑到这种可能性,薛平突然冒出冷汗。

他看着薛明,发现他无动于衷,就好像他已经知道了一样,他立即理解了。人们都说,古代时医疗技术还不发达,普通感冒都很难治愈。果然,他没有被骗。

因为过去医学书籍很少,唯一流传下来的是黄帝内经,神农本草,伤寒杂病论等医学书籍,拥有这些书籍的医生非常自私浅薄。说这些书没有什么特别的,也没有什么可学的,但实际上,转身回家后,就偷偷在晚上看了看,秘密的作为传家宝。

这种现象很普遍。没有病历的最简单方法自然是根据药方配药。如果有任何疾病,就可以检查药方并找到对应的治疗方法。经过实践,该方法确实可行。它逐渐演变成一种习惯,导致大夫热衷于收集药方的习俗。

这个想法是正确的,但随后就不是那么认真了。一些大夫只是认为这样的大夫不满意的。很简单。他们不看医学书籍。他们学习医学治疗。当患者询问疾病是什么时,然后根据病情开出处方。

不用说大夫本人不了解治疗方法,怎么可能判断病人的病情,幸运的可能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治好了人,而最有可能的是药不对症,错误的处方结果可以想象。

薛平擦了擦额头上的一点汗水,幸运的是,他连续喝了几天。他的身体已经得到了改善。可以证明,这位倒八眉大夫还有点本事,不是庸医。

咳咳,薛明清了清嗓子,笑了:“孔神医,所以,我的郎君身体已完全治愈了吗”

“大约差不多了。”倒八眉医生说,把小册子藏在怀里,又用笔在纸上写了几行:“身体太虚弱,缺少营养,请遵循此食谱,再喝几天。”

薛明又一次地答应,以尊重的态度送走了大夫,不久后返回。

看到薛平仔细看了看药方,很久没有放下去之后,他不禁好奇地问:“郎君,处方有什么问题吗?”

“薛家确实负担得起。”薛平揉着鼻子说。

这是什么意思,薛明拿过药方看了看,发现上面全是珍贵的药材,例如人参和犀牛角。薛明突然明白了,思考了一下,然后突然大笑起来:“郎君,孔神医是孙家请来的。”

薛平立即想起来,他前往这里寻求治疗。临时住所是他父亲的朋友在蓝州的住处。如果不是看在以往的交情上,他将不会轻易请到孔神医。

至于这几天不来,并不是说不在乎薛平,而是古代时的习惯。当生病时,通常会避开客人,并避免向他人传播。

“郎君,这次来,如果没有孙家的帮助,恐怕。”薛明叹了口气,笑着说:“不过,两家之间的友谊,说感谢的话都是客套的。适才杨夫人听说您已经康复,并专门为郎君举办了庆祝的宴会。”

身体恢复确实值得庆祝。薛平站起来,笨拙地穿上了据说是当今市场上最受欢迎的圆领窄袖衬衫,系好腰带,穿着柔软的靴子。然后,薛明熟练地包裹住了头部,看了看镜子,那真的是明眸皓齿,一个美丽的郎君。

他很自然地拉了拉衣领。这种衣服是后世称赞的唐装的原型。但是,据薛平的了解,这件圆领衬衫是受到胡族的影响,得到的改善。无论如何,在河阳区域中,最常见的还是从魏晋南北朝留下大袖子的宽袍。

汉唐遗风,汉朝礼服冠,佩戴时感觉不一样。薛平自恋地看着镜子,落在薛明的眼睛里,真的像孩子,炫耀着他的新玩具一样。

他不知道这是一种缓解还是令人难过的微笑。薛明向前走去将衣服上的褶皱折叠起来,然后轻轻地提醒他:“郎君,当您遇到孙郎和杨夫人时,请不要冷漠。您应该向他们表示尊重。”

在唐朝之前,礼节跟礼节是不同的。每次都必须先跪下。在秦,汉,隋和唐朝,没有正式的敬礼,习惯是坐在地板上,所谓的草率坐着,跪着,坐下,然后朝拜。这是一种敬礼,无需跪下。

也许有人认为男人膝下有黄金,不应低头跪着。实际上,这不称为跪。倾斜和跪下与该概念无关。跪倒的概念主要是对子孙后代对这种行为无法理解的误解。

在把椅子传入中国之前,中国有一个长凳,但它是非正式的。坐在板凳上和坐在门槛上没有什么区别。如果坐在正式场合,那件事一定是可笑的。这是一种侮辱性的表现。与蹲坐没什么不同。从皇帝百官到士绅,在正式场合下都是跪着或盘腿。这是正确的。

不能用几个词清楚地解释两者之间的区别,但是可以确定坐着是虔诚的。当您向他人表示敬意时,他人会认真而礼貌地坐着,而不是表现出奴隶的样子,而是出于和谐与不侵犯的礼貌。

点击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