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王妃驾到水洛蓝冷钰小说全书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娇娇王妃驾到水洛蓝冷钰小说全书》精彩小说


看医术文,千万不要错过妖小米的《娇娇王妃撩拨王爷脸红心跳》,主角是洛蓝冷钰。主要讲述了:【甜宠日常】+【男女双洁】+【先婚后爱】+【救赎】 水洛蓝,开局被迫嫁给废柴王爷! 王爷生活不能自理? 不怕,洛蓝为他端屎端尿。 王爷瘫痪在床? 不怕,洛蓝带着手术室穿越,可以为他医治。 在废柴王爷脸恢复容貌的那一刻,洛蓝被他那张举世无双,俊朗冷俏的脸彻底吸引,从此后她开始过上了整日亲亲/摸摸/抱抱,没羞没臊的宠夫生活。 画面一转 男人站起来那一刻,直接将她按倒在床,唇齿相遇的瞬间,附在她耳边轻声细语:小丫头,你撩拨本王半年了,该换本王宠你了。 看着他那张完美无瑕,让她百看不厌的脸,洛蓝微闭双眼,静等着那动人心魄时刻的到来………

《娇娇王妃驾到水洛蓝冷钰小说全书》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全文阅读

洛蓝觉得她是史上最凄惨的穿越人!

此时的她坐在那条要了原主命的渭河边,在这晚秋的天气里,刚刚湿了水的她此时冻的浑身发抖,回想起原主遭遇的非人待遇,她就心惊肉跳。

原主水洛蓝,今年十七岁,十七年前,叔叔在上山砍柴的路上捡到了襁褓中的她,见她生得可怜,便将她留下,可是妹妹水春花降生后,婶婶开始不待见她。

自打记事开始,她只能吃家里人剩下的饭菜,家里洗衣做饭的活也都是她在做,比她小一岁的妹妹可以去学堂识字,她只能背着竹筐,天刚放亮就去上山打猪草。

即便她拼命的干活,婶婶还是不喜欢她。

就在昨天,不知为何,婶婶突然对她好了起来,不仅给她买了一套新衣裳,还给她买了胭脂水粉,十七年来,长得瘦小的她一直穿妹妹剩下的旧衣裳,第一次穿新衣裳,她高兴的不成样子,婶婶也不停的夸赞。

想起那个场景,洛蓝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

“蓝儿啊,婶婶怎么早没发现呢?你长得真好看,这要是嫁了人,一定是个享福的命。”

第一次被婶婶这样夸赞,当时的洛蓝简直喜不自禁,高兴之情溢于言表,她甚至觉得,婶婶对她好了,她未来的日子一定会很甜。

傍晚时,她将婶婶给她买的新衣裳脱下来收好,换上自己那身干活时的衣裳,准备去给婶婶烧水洗脚,这是她每天必做的活。

在路过婶婶的房间时,她听到了叔叔和婶婶的对话。

“不行。”叔叔的声音突然提高。

鬼使神差的,她觉得这事一定和她有关,于是她蹲在门口偷听。

婶婶忙嘘了一声打断他,“你能不能小点声?那你说,咱们养她十七年了,她也该为家里做点什么了。”

“那个王爷快要死了,你让蓝儿嫁给他,那就是让她去送死。”

“人家王爷也不一定马上就死,她嫁过去可是正妃啊,再说那可是一千两白银哪,够咱们家花半辈子了。”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怎么不让春花去,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打蓝儿的主意,小心我揍你。”

叔叔说完这话,迈着沉重的脚步向门口走来。

洛蓝生怕被叔叔发现她偷听,便小跑着回了自己住了十几年的柴房中。

坐在自己那张用木头搭建的床上,她泪如雨下,原来婶婶突然对她好是有原因的,她之前也听说了,京城有一位王爷病重,将不久于人世,所以他的亲娘常贵妃想在他临死前给他娶一门妻室,当然,按照大宁国的规矩,王爷死后,新娶的王妃要陪葬。

这种事那些官家小姐们自然是不干的,于是常妃下旨张贴皇榜,在京城和附近的乡下寻找愿意将自家女子送入王府的人,赏银一千两。

虽然王爷的地位尊贵,可是哪个做父母的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去送死,皇榜张贴快一个月,虽然有几位贪图荣华的女子去过王府,但不知为何,她们都在进了王府后反悔了,所以那皇榜至今还在,无人再揭。

昨天,洛蓝的婶婶进城卖鸡蛋听说了这事,于是生出了要将洛蓝送去的主意。

原主洛蓝在柴房中坐了一夜,想到要去给个将死之人陪葬,心如死灰,萌生了不如痛快的死去的想法。

第二天一大早,在所有人还在睡梦中时,她穿着那件新衣裳跳入了这条深不见底的渭河中。

也就在这时,生于二十五世纪的洛蓝,因为在研究室里连续工作了三天三夜猝死,灵魂附着在了大宁国已死的洛蓝身上。

幸好她会游泳,不然穿越过来直接就淹死了。

坐在河堤上,她轻轻的抚摸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心中一阵刺痛。

这些都是原主叔叔不在时,婶婶偷着用针刺的,有的是用木棍抽的,婶婶总说她偷东西吃,其实是她常年吃冰凉的食物落下了胃病,她想趁着晚上去厨房中烧点热水喝,却被婶婶误解她去偷吃。

原主这些年养成了性格懦弱的习惯,所以即便婶婶打她时,她不解释,也不反抗,就这样任由婶婶的皮鞭抽打在她的身上……

得知这一切,她忍不住喃喃自语,

“唉,真是生不逢时,前世我是万众瞩目的医学天才,这世,竟然变成了一个浑身是伤的穷丫头,连瓶红霜膏都没有。”

红霜膏是她前世发明的药膏,对于这种皮外伤,见效特别快,所以在此时,她特别想她的红霜膏。

她话音刚落,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银色的光圈,她诧异的看着这个光圈,那里面竟然是她前世的实验室,还有手术室, 还有她发明的各种药膏,药片,药水以及各种先进的医疗器械……

天呐!

看到这些,她简直有些兴奋,看来老天爷待她不薄,她竟然将她前世的劳动成果全部带了过来。

有了这些东西,她在这世也可以过上平步青云的日子了。

正在她准备为自己的伤口涂抹药膏时,她听见有人喊她。

“蓝儿……蓝儿……”

这是叔叔的声音,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人是值得原主留恋的,那也只有这位叔叔了,他当年救了她的命,这么多年来总是因为她和婶婶吵架。

这也是为什么原主不愿意把婶婶对她做的事告诉叔叔的原因,她的到来本就给这个穷困潦倒的家带来了负担,她不能再让叔叔和婶婶因她生出嫌隙了。

想到这,她手一挥,那个银色光圈消失了,手中的红霜膏却依旧还在。

叔叔来到她面前蹲在地上看着她,喘着粗气焦急的问道:

“蓝儿,你大早上跑这里做什么?你这身上怎么湿了?”

看着叔叔焦急的脸,洛蓝浅笑着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没事,我想去河里抓鱼,结果鱼没抓到,衣裳还湿了。”

叔叔叹了口气,“唉!都怪叔叔,连条鱼也买不起,蓝儿想吃鱼和叔叔说,等晌午暖和时叔叔去湖里抓,这里水深,哪里能抓到鱼呢。”

洛蓝不能把她要寻死的事告诉叔叔,那样叔叔会担心的,既然占用了原主的身子,她觉得她可以凭借自己的双手,让叔叔过上好日子。

打定主意,她和叔叔向家里走去。

可是她们还未到院门口,便听到婶婶的谩骂声,

“挨天杀的,我不跟你过了, 你自己过吧,就指着你打那点猎,砍那点柴,早晚饿死我们母女,给死丫头找个婆家你还不同意,你能养她一辈子啊?”

2.

叔叔听到这话,低声对洛蓝道:

“你先回屋去。”

洛蓝眉眼处一片冰凉,抬脚向院里走去,就在她刚踏进院子时,婶婶突然疯了一样站了起来,如同一只发怒的狮子一般抬手指着她怒骂,

“死丫头,你大早上干嘛去了?这个挨天杀的非说我把你逼走了,他还怕你去寻死?你咋回来了?你咋不去死呢。”

“住嘴!”

叔叔的声音突然提高,他快走两步来到婶婶面前,扯起她的衣领怒吼,

“你这个死娘们,再敢胡说,我掐死你。”

“你掐死我,有本事你掐死我。”婶婶挺直了脖子,瞪着眼睛与他对视。

叔叔被她的话激怒了,他真的动手掐她的脖子,这时,躲在屋里的春花和大宝忙冲了过来阻止,

“爹,你这是要干啥?”

“爹,你掐死我娘,我们咋办?”

“爹,你放手……”

“爹,快放手……”

叔叔在春花和大宝的合力阻止下,终于泄气一般放开了手,婶婶用力咳嗽了几声,春花这时回头看向洛蓝,冷冷的瞪着她,

“水洛蓝,你就是个灾星,自从你来了,我爹和我娘经常为了你吵架,你赶紧滚出这个家。”

她话音刚落,叔叔再次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啪!’一巴掌呼在她的脸上,

“水春花,你再敢胡说,看我不打死你。”

春花捂着脸看着她的父亲,咬牙切齿的吼道:

“你竟然为了一个野孩子打你自己的亲闺女?好啊,你想让我死,不用你打,我自己去死成吗?”

丢下这句话,她便准备去撞那堵有些破败的土墙,大宝和婶婶见状,忙过来拦她。

洛蓝看着这一切,冷漠的眼神中布满鄙夷之色,她转身,向那间柴房而去。

这个家,她水洛蓝待够了,即使她现在有能力,她也不想再为这个没有一点亲情的家去做什么了。

院子里在她离开后陷入一片凌乱,婶婶的怒骂声不时传入她的耳中,

“咱们养她十七年不能白养,她要是不愿意嫁去王府,那就嫁给东屯张员外的儿子。”

“放屁,张员外的儿子是个傻子,你这是不盼着蓝儿好啊。”

“那你想养她一辈子?她本来就是个赔钱货,今天我把话撂这,你要是不让她嫁人,给我赚点银子回来,我就不跟你过了,我就……我就带着大宝和春花走,让你一辈子找不见我们。”

听着外面的怒骂声,实在忍无可忍的洛蓝推开房门,轻飘飘的说道:

“你们别吵了,我愿意嫁去王府。”

她这句话,让刚刚还在大喊大叫的婶婶顿时安静下来,叔叔则用力的摇头,“不行,蓝儿,你别听你婶婶胡说,你不能嫁给那个死人。”

洛蓝只扯着嘴角,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话,“嫁给死人,也比被逼死的好。”

留下这句话,她冷冷的关上了房门,心在此时,彻底跌入谷底。

嫁给死人又如何?既然老天爷让她穿越到这样一个怂包身上,她就索性怂到底吧!

晚上她破天荒没有做饭,也没有人叫她吃饭,叔叔在吃饭前敲响了她的房门,

“蓝儿……”

叔叔是她最不能拒绝的人,于是她将房门打开,叔叔带着满脸歉意站在她面前,

“蓝儿,叔叔对不起你,来,吃鱼。”

叔叔在说出这句话时,眼眶已经泛红。

洛蓝直接从他手里将饭和鱼接了过来,这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热乎的饭菜,以前婶婶总和叔叔说她吃过了,不让她上桌,她也和叔叔说她做完在厨房直接吃了,所以叔叔不知道她一直吃的剩饭和凉饭。

“叔叔,这鱼看起来真好吃,你去打的吗?快进来吧, 明天我要去王府了,今晚陪叔叔说会话吧。”

叔叔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点头,那条鱼,是他去城里买的,这或许是蓝儿在家里的最后一顿饭了,她想要吃鱼,他拼了命也要满足她。

叔叔坐在那条放了十几年的破木凳上,看着她将碗里的饭和鱼吃完,这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蓝儿,叔叔知道,你是怕我和你婶婶吵架才答应嫁去王府的,可是那个王爷快要死了,他若死了,你……你……”

说到这,叔叔说不下去 了,这样一个七尺汉子,竟然嘤嘤的哭了起来,像极了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为了不让叔叔担心,洛蓝则抿着嘴笑了,

“叔叔,没事的,我旺夫,没准我去了那个王爷就不会死了,你别这样,不然我这心里也不好受。”

“蓝儿,我再去和你婶婶说说,给你寻个好人家。”叔叔说完便准备抬脚离开。

“不用了。”

洛蓝将要出门的叔叔拦了下来,“就去王府吧,怎么说我去了也是个王妃,身份在那摆着呢,兴许也能过两年好日子。”

叔叔叹了口气,他知道,他去说了,婶婶也不会同意的。

他从怀里拿出一个花手绢,颤抖着双手递到洛蓝面前。

“蓝儿,这是捡到你时你身边带的,本来还有小被子和小衣裳,但是年头多了,都弄没了,这条帕子你拿着吧,叔叔也没有别的能给你。”

说到这,叔叔再次落泪,洛蓝从他手里将那条帕子接了过来,那上面用蓝色绣线绣了两个字:洛蓝。

原来她的名字是缘自这里,不过这条于她来说很是陌生的绣帕她并没有多大的感觉 。

她将那块帕子收进袖口中,看着叔叔劝慰道:

“您别难过了,不过是嫁人,这是哪个女子都要经历的,我很乐意嫁去王府,再说我还能做个王妃,多牛啊。”

叔叔知道她这是在安慰他,他强忍着堆各积在眼眶里的眼泪说道:

“蓝儿,你若不想嫁就直说,叔叔拼命也会护你的。”

“我想嫁,我从来没说过不想嫁啊。”

洛蓝故意展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她得让这个世界上唯一心疼她的人安心。

叔叔长长的叹了口气,无奈的推门而出。

这一夜,洛蓝无眠,她穿越来这里的第一天就决定了她要嫁给一个将死之人,说起来有点可笑,可是又能怎样呢,莫说她是穿越过来的洛蓝,就算那个原主还在,为了叔叔,她也会义无反顾去王府的。

次日清晨,婶婶破天荒的炒了四个菜,破天荒的叫洛蓝同桌吃饭,不过洛蓝拒绝了,她只冷冷的对笑面如花的婶婶道:

“我嫁去王府后,你们领了赏银,从此,我们陌路。”

这句话, 是她想了一夜想出来的结果,婶婶自然乐得合不扰嘴,不过嘴里还是说着违心的话,

“你这说的哪里话,这里永远是你的娘家,你想回来,随时欢迎你。”

点击全文阅读

评论(0)


    没有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