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小舞妹(温清瞳)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游戏小舞妹》温清瞳免费小说


推荐一本小说《结婚后,毒舌总裁每天都想套路老婆》,主角是温清瞳,主要讲述了:为奶奶办完丧事的当天,她闪婚了个毒舌相亲男。 没别的,就看上他这张嘴,最好把她家人气死。 爽得很~ 只是明明说好了是协议结婚,到期后好聚好散。 他居然耍赖不愿意? 直到某天,她发现毒舌丈夫居然是权势滔天的财阀大佬。 她一脸严肃:“我们的协议到期了。” 某人一本正经:“协议期内的义务你还没履行。” 她:“履行完就散。” 然后她就发现,义务永远都履行不完………

《游戏小舞妹》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全文阅读

奶奶死了!

温清瞳抱着骨灰盒面无表情地站在火葬场里听家人争论。

妈妈一脸暴躁,指手划脚地说:“要我说就打个网约车,用黑塑料袋一盖,他知道咱们拿的是骨灰?”

弟弟一手拎着老太太的遗照,抖着腿歪着嘴说:“你从火葬场打到纪念堂还带个黑盒子,人傻啊!不知道你拿的什么?”

温清瞳看了一眼爸爸,原本她怀里的骨灰应该他抱的,但他嫌抱一路太沉,就放她怀里了。

这可是他亲妈。

温建华把烟头扔地上,用脚碾了碾,说道:“殡葬公司不是说能出车的?”

刘淑丽头一转,甩着满脸横肉,指头瞬间戳到丈夫眼前,骂道:“出一趟车好几百,抢钱呢?”

温建华不耐烦了,气道:“干脆一人抓一把骨灰装袋里揣兜里带过去算了!”

温翔嗤地一声笑了,腿抖得更厉害,笑道:“我看这法子行!”

温清瞳看着他手里的照片甩来甩去,奶奶慈祥的脸模糊不清,她早就不该对这家人抱有什么希望。

大学的时候,她已经有能力让自已过得很好,要不是为了照顾久病的奶奶,她不会留到现在。

一直护着她的奶奶过世了,下一步他们会把她嫁出去换彩礼,她也没什么可留恋的。

她叫了一声:“爸,您抱一下骨灰,我找朋友帮忙拉咱们一趟。”

一听不用出钱就能解决问题,谁也没意见了。

这种事情当然不能和朋友开口,她联系了一间殡葬公司,特意叮嘱对方安排一位女司机,别说漏嘴。

要是男司机的话,她家人肯定把人家户口本都问出来,看看能要出来多少彩礼。

终于坐上车,孝子贤孙齐上身,嚎声一片。

也不知道是谁刚才连租车的钱都不愿意出。

温清瞳拿出手机,在注册已久的征婚网站上发出第一条征婚信息。

1.

协议闪婚

2.

年龄不限

3.

毒舌

注:我愿意配合你照顾好你的父母和七大姑八大姨,唯一要求就是你能配合我薅我家羊毛。

征婚信息刚一发出,便收到一堆私信。

除去那些没有诚意冷嘲热讽的,再除去讲话礼貌客气的,剩下的都是她的目标人群。

“就怕爷能薅到你跪地求饶!”

温清瞳眼前一亮,就他了!

她发过去时间地址,抬头一看,纪念堂到了。

进去后,刘淑丽做主选了最高最角落里的位置,显然打算以后不再来祭拜了。

温清瞳看向父亲。

温建华对儿子说:“你去把你奶的骨灰放上去。”

温翔抬头看了看两人多高的梯子,歪了歪嘴,开口:“……”

温清瞳截住他的话,“我放吧!”

别太丢人了,让奶奶最后的路走得体面一些吧!

安顿妥当后,一家人走出纪念堂。

刘淑丽开口说:“清瞳,你王阿姨给你介绍个对象,虽然带个儿子,但老婆死了,关键人彩礼愿意给三十万,你下午去见一下!”

温清瞳顺从地开口道:“妈,相亲没问题,只不过奶奶刚过世,怕人家嫌弃不吉利,等几天您安排一起见,看谁出价高就选谁,怎么样?”

此话一出,全家人都笑了,站在纪念堂门口,没有半点忌惮。

温清瞳知道,她要以最快速度,把自已嫁出去了。

下午,温清瞳走进静谧雅致的咖啡厅,绕过复古的屏风,一眼就看到窗边坐着的男人,气质斯文、清隽矜贵。

这种外型条件的男人还需要相亲?

想形婚还是斯文败类?

思忖间她已经走到他对面,礼貌客气地说:“你好,我是温清瞳。”

男人转过头,淡漠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方才疏离地说:“蔺睿年。”

温清瞳坐下身,开门见山地问:“结婚后,需要我为你做什么?”

“应付好我的家人。”蔺睿年睨着她,眸色不明。

温清瞳点头,说道:“婚前我们做个财产公证,什么时候你想结束婚姻,省得麻烦。”

蔺睿年挑了一下眉,不置可否。

温清瞳很怀疑这样的人能说出“爷”这个字,是不是搞错了?

她又问道:“你还有别的要求吗?”

“陪睡吗?”他言简意赅,说得自然优雅。

这次轮到温清瞳挑眉,没错,就是一个人。

她开口说道:“如果你没有伴侣,我是可以尽这个义务的。”

蔺睿年冷嗤一声,说道:“我是怕你有什么非分之想。”

温清瞳面色无波地说:“蔺先生在外面找几个伴侣,我是不会过问的。”

“你这样说,是外面已经有男人了?”蔺睿年眸光微凉,毫不掩饰厌恶。

“假结婚就是不想找另一半,你放心,在婚姻存续期间,我不会和别的男人有暖昧。”温清瞳声音相当果断。

她一个人受罪就算了,不能把另一个无辜的人拉进她家这个地狱。

“什么时候办手续?”蔺睿年抬腕看了一眼时间。

“现在就可以,不过我还是要再提醒一句,我家人都是极品,蔺先生要想好。”温清瞳看着他,眸光灼灼。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她有点迫不及待看到家人知道彩礼泡汤的场面,一定是鸡飞狗跳让她爽快至极!

蔺睿年唇角撩起一个讥诮的弧度,站起身说道:“走吧!”

温清瞳跟着站起身,说道:“旁边就是民政局。”

约在这里谈,就是能够以最快速度领证,万一妈妈反应过来,户口本分分钟有可能被抢走。

两人走出咖啡厅,步行二百米走进民政局。

手续很快就办妥了。

温清瞳看着手中的小红本本,长长地松了口气,从今天开始,她的命运终于要掌握在自已手中了!

蔺睿年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打开,是母亲发来的信息。

“你躲到樟海市也没用,思莹喜欢你那么多年,等我找到你,就把你揪回来娶她!”

蔺睿年关掉手机,随手把结婚证放进裤兜里,居高临下地问她:“晚上我住哪儿?”

温清瞳有些愕然地仰头看他。

他目测身高一米九左右,一米六五的她在他面前像个小矮子一样。

“你之前住哪?”她酸着脖子问。

他没有回答,质问道:“结婚了难道不住在一起吗?”

温清瞳压了压翻腾的气息,到底还是把他带回了自已的房子里。

她早就买房了,只不过家人不知道。

她一直住在奶奶家,这个地方算是工作室。

到家后她才想起来,两室的房子,一间全是她的作品,另一间只有一张一米五宽的床。

蔺睿年站在房间门口,看了一眼双人床,转过头看向她。

“今晚你就想尽义务?”

2.

温清瞳笑了,就喜欢这种犀利劲儿,嘴越毒越好。

“你睡床,我睡沙发,放心吧!我对你没兴趣。”

她走进房间搬自已的被子,结果出来后发现他已经坐到了她的沙发上。

他伸出大长腿,不算小的沙发顿显逼仄。

“去做饭,听说樟海市海鲜不错,就吃海鲜火锅。”蔺睿年眉目冷淡,像是在自已家吩咐佣人一样理所应当。

处理海鲜很麻烦,温清瞳耐心地说:“稍等。”

然后便放下被子进了厨房。

晚餐准备妥当,走出来的时候,她看到他身边多了一个拉杆箱,脚上也换了双很有质感的拖鞋。

蔺睿年走到餐桌前坐下,吩咐道:“把我的箱子放到房间里。”

很显然,他不打算绅士地把房间给她睡。

“好的。”温清瞳摆好碗筷,将拉杆箱放进她的卧室里。

出来后,她动作娴熟地用公筷下海鲜,然后挟出来放在他的面前的盘里。

蔺睿年微微眯起锐眸,有些怀疑她是不是知道他的身份,挖了个陷阱让他自已跳进来?

这个想法一出,他整个人气势顿时阴沉几分,冷声说道:“我只给你一天时间处理家里事,然后你和我回北江见我家人,以后如非必要,就不用见面了。”

“我没意见。”温清瞳想都没想,飞快地回应。

蔺睿年那双冷眸不易察觉地审视着她,看她是不是在演戏。

结果他没发现半点破绽。

吃过晚饭,她收拾完厨房走出来,听到浴室有水声。

她赶紧走到客厅,孤男寡女同一室还是要避讳一些的。

坐到沙发上,她给妈妈发信息安排明天相亲。

她也没想到事情会办的这么顺利,她的确迫不及待想和家人撕破脸了。

蔺睿年的声音在客厅中响起:“帮我拿一下睡衣。”

温清瞳看过去,结果看到他赤着上半身,浴巾松垮的围在腰间,凌厉的短发上滴着水。

原本丰神俊朗、矜持高华的形象立刻染上邪魅之气,空气中瞬间弥漫起暖昧的气氛。

她立刻非礼勿视地别开头,去房间里帮他拿了睡衣,低着头递给他,然后钻进了自已的工作间。

蔺睿年虽然没看到她的脸,但是从耳根到脖子都是粉色的,显然她没有装出来的那么淡定。

他换好衣服,走进她的工作间,看到一屋子雕塑,大大小小,占满了房间。

“都是你的作品?”他声音淡漠地问。

温清瞳没想到他会进来,转过头眸光冷静淡然地答:“是的。”

他走到她身边,拿起一个慈祥老太太的雕塑,问她:“雕的谁?”

虽然刚才他给她制造的机会,她没有顺势勾引他,他还是担心她在欲擒故纵,所以再次试探。

温清瞳闻到他身上飘来淡淡的香气,那是她沐浴液的味道。

他站得如此近,她觉得很不妥。

但是她没有躲开,她有办法让他离自已远一些。

她垂下眸一本正经地瞎编,“雕的我奶奶,她老人家今天刚刚火化,为了纪念她,所以我掺进了她的骨灰。”

蔺睿年不着痕迹地放下雕像,转身步伐沉沉地离开。

随后,她听到了水声。

一夜无事。

第二天上午十点,温清瞳准时回到父母家,相亲在这里进行。

爸妈和弟弟住在老小区,房子也是老户型,五十多平的二室一厅里,挤满了相亲的男人和媒人。

她算是小区里的名人,长得好看又是名牌大学毕业,求娶的人很多。

但是看看这满屋子歪瓜裂枣,显然家人已经筛选过的,按彩礼由高到低排列。

刘淑丽满脸堆笑地拉过自已的女儿,看向那些男人们说道:“我女儿你们都知道的吧!咱们废话不多说,开始竞价吧!”

她满意地看看女儿,特意化了妆,虽然穿了件白裙子,但更显嫩啊!

一群老光棍们都露出油绿的目光。

一个秃头突眼的男人站起身,直勾勾地盯着温清瞳,对刘淑丽说:“咱说好的,三十万彩礼,你怎么还叫别人来?”

媒人王阿姨立刻附和道:“就是的,你都答应了。”

温清瞳知道这个男人,小区有名的家暴男,老婆前阵子车祸身亡,算是解脱了,可怜留下的儿子没了依靠,现在这个男人用老婆车祸赔偿金娶新老婆。

毫无底线!

温清瞳看向别人,微微一笑,问道:“还有吗?”

这一笑,就有人给折进去了,昏头昏脑地叫道:“老子三十一万!”

喊话的看面相,不比她爸年轻。

温清瞳看向另一个还算顺眼的男人,她那双清丽的眼睛,仿佛会说话。

男人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地站起身,结果身子一歪,“啪”地摔在地上。

屋中响起一阵哄笑。

男人羞愤的满面赤红,拽过一旁的拐仗撑着起身,结巴地叫:“三、三十五万!”

梗着脖子,像只气急败坏的斗鸡。

这样的价格温清瞳不算满意,她又看向别人。

“四十万!”

“四十五万!”

……

过不多时,居然叫到了一百万。

温清瞳心里好笑地想,果然大家都上头了,一会儿冷静下来,哪个能拿出一百万?

刘淑丽亢奋地叫着:“一百万,还有吗?”

温建华也是满脸红光,一脸激动。

温翔惊愕的嘴巴都合不拢了,他姐居然这么值钱!

温清瞳见气氛已经烘托到极致,她清了清嗓子,叫道:“好了!”

竟然有几分威严。

大家都看向她。

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门口,将门外的蔺睿年拉过来,挽了他的手臂,从容地拿出结婚证举起来。

“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丈夫,证是昨天下午刚领的,彩礼的事,谁答应你们就去找谁!”

所有人都愣住了。

站在外面听了半天的蔺睿年看到屋内这几个男人,只觉得污了自已的眼。

他眸光嘲讽又讥诮,嗤道:“你们哪个能拿出一百万?真敢吹!地上撒泡尿照照自已!”

说罢,他的目光又扫向屋内的中年妇女身上,刚才他的角度能看到这个女人,这就是温清瞳的妈。

他面无表情地说:“温清瞳答应给我三十万彩礼,我才娶她的,现在你们谁给支付一下?”

刘淑丽回过神,尖嚎了一声,“温清瞳”,像飞毛腿一样冲了过去。

点击全文阅读

评论(5)


  • moby

    小说的语言简洁明快,节奏感强,读起来非常流畅。

  • moby

    读完这本小说,我发现作者对细节的把控非常到位。

  • moby

    文字间流淌着一种温柔而真挚的情感,抒发了对人类命运的思考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 moby

    每页都给我惊喜,惊到我没法寝食。

  • moby

    看此书,恍若置身于春意盎然的玉清山庄。